精神生活的重要性
關於部落格
  • 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用顧慮什么身份道義

倒了一杯酒,我端著酒杯道:“小順子,恭喜你百尺竿頭,更進一步。”

小順子上前雙手接過酒杯道:“多謝公子,奴才能有寸進,應該多謝梵門主。”言罷,他從從徵信容容地給鳳儀門主施了一個禮。鳳儀門主眼中閃過一絲遺憾的神色,道:“李少兄武功進境之速,真是令本座敬佩。可惜以李兄之才,竟然屈居僮仆之列,豈不可惜。江大人也未免過于委屈李少兄了。”

徵信

我和小順子都是淡淡一笑,四目相對,他人怎知我們之間的淵源,我們之間又是普通的主仆關系可以形容的,再說,徵信小順子屈就仆從之列,就可以對他人的招攬推得一干二凈,旁人既不能真的將他當成仆人對待,而這個仆從身份又可以讓小順子行事之時無所顧忌,不用顧慮什么身份道義,這才是我們一直主仆相稱的最重要的緣故啊。

睜開徵信眼睛,李顯覺得宿醉之后的頭疼襲來,這幾天,他幾乎都是醉醺醺的入睡,然后帶著頭疼醒來的。起來之后,他果然又看到旁邊的桌子上放著一碗醒酒湯,他將醒酒湯一口氣喝了下去,酸酸澀澀的味道讓他不禁皺起了眉頭。這幾天,他奉命做鳳儀門主的人質,倒也用不著做什么,只需要呆在挽秋居就可以了,所以他徵信索性用醇酒麻醉自己。這雖然有秦錚之死帶給他的打擊的緣故,可是李顯明白,那并不是真正的原因,無論如何,徵信李顯對秦錚之死是早有準備的。一旦政變失敗,皇家容不得一個背叛謀逆的王妃,秦錚的死雖然是她自己所選擇的,就是今次她逃了出去,也不過是茍延殘喘罷了。令李顯如此痛苦的是如今的他所面臨的困難處境,雍王還沒有說過如何處置他,可是李顯明白,最好的結局也不過是收了自己的兵權,讓自己作一個閑散的宗室。如果不能再上戰場,李顯真得不知道該如何度過以后的人生了。

沐浴更衣之后,煥然一新的李顯走出房門,既然命運已經如此,那么他也不想讓人看自己的笑話。剛走到院子里面,李顯就聽到花廳之中傳出棋子落到棋坪的聲音。心中一動,他向花廳走去。挑開珠簾走了進去,一眼就看到,在西窗之下,江哲正在和鳳儀門主下棋,不過只看他神色悠然,而他旁邊的小順子神色嚴肅,捻著棋子苦思冥想,就知道真正下棋的是誰了。在他進來的時候,鳳儀門主和小順子都是頭也不抬,只有江哲轉過頭來,微微一笑,然后江哲站了起來,將小順子按到椅子上,走了過來,施了一禮道:“殿下,精神可好些了么?”

李顯嘆了口氣道:“你又何必明知故問,對了,這幾天外面的事情我都沒有理會,父皇可有什么旨意下來么?”

我看了看李顯憔悴的面容,道:“據臣所知,皇上已經下旨廢黜了太子殿下的儲位,太子叛逆之罪要交由三省議處,不過據臣推測,會是圈禁或者賜死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